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穿越地平线

郭迎霞

 
 
 

日志

 
 

人的思想是否能被演替——一场“苏格拉底式”问辩的来龙去脉  

2014-01-04 16:25:19|  分类: “我心深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场非常有意思的论辩,也是很有意义的探索,也许研究的不只是一个概念,而是一种思维方式及行为方式的反思,这个问题一旦阐释清晰,我想一定对今后的教育、教学有深刻的影响。

    缘起:哈尔滨市未来教育家B班北大学习成果汇报。

1、【汇报内容】:是面面俱到还是围绕一个命题深入?

这是班委会确定的内容:

分别从教师层面(谈回归教育本质,责任重于泰山和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从校长层面谈如何跳出一般性的学校管理走向教育办学,以及学习期间,由我们自己命制的面向大学生的针对基础教育的调查问卷(对北大学生的调查问卷中学习目的调查60多人无一人选“报效祖国”一项),让我们不得不认真审慎地重新审视如今的教育。

我的想法是不要媚俗,汇报不要面面俱到,一次学习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如果能在一个问题上深入探讨,就是最大的收获。其实领导想看的是我们实实在在的进步,而非而谄媚的空话。

我们在北大学到的知识的核心是爱国、报国的思想和精神,但在现实中却遭遇对祖国的冷淡和无视,这是一对巨大的矛盾和强烈的冲击,我们必须面对,值得我们深思。所以我的想法是抓住问卷中“报效祖国”这个最明显的问题,也是中国教育、中国社会必须直面的问题逐步深入,即“一张问卷产生的忧思——学习理论、探索教育的本质——学习名家、找到教育家的本质——转化行动、发现教学的本质”做深入的探讨。我认为在教师发展的“工、匠、师、家”的四个阶段中,我们现阶段只是发现自我的阶段,也仅仅是从匠转变到师的过程,发展的重点依然是是我发现和自我反省,是大量学习理论、吸收思想、形成教学风格的过程。

2、【汇报形式】:是论坛、访谈还是问辩?

最初大家对北大的学习感触颇深,但对这个汇报形式一直很迷茫,过去的论坛已经是假大空的象征,是鸡肋。于是我提出了用苏格拉底式的问辩我们在网上进行了一系列的讨论,我也介绍了苏式问辩的形式和内容,大家都觉得刺激,认为成功的把握不大,因为怕效果不好而放弃。

我认为如果用苏式问辩是要达到现场碰撞和生成的效果,是对在一系列问题提出的背景下,逐步对命题进行深入的探讨,不断剖析自己,发现新问题,找到真命题,从而到达发现自我的过程。

同时我们是否需要反思:我们为什么经常要做事有必须成功的心态?什么是真正的成功?怎么才能成功?成功的背后一定有失败作为奠基,面对苏格拉底,我们必须抛弃自己过去的辉煌和伪装,为自己清零,放低姿态,懂得尊重。其实如果辩论过程中出现问题,自己回答不了,任何人都不是神,那时有我在场,是真我的表现,那些问题就是自己不易发现的、隐藏在思想深处的症结,所以我认为汇报不是要呈现一个完美的、呆板、虚假的自我,而是要发现与共享一个真实的、可爱的、可敬的自我,这样才能不断地进步与提高。

3、人的思想是否能被演替?

演替的概念是来自于生物学,是指自然生态系统中,伴随着环境的变化,群落可以发生由低级到高级,由简单到复杂的自然演变现象,叫做演替。就是一个生态系统替代另外一个生态系统。

这是汇报最后的一句话:“六天培训是短暂的,但是培训带给我们的思考是长久的。我们的教育思想也正在缓慢的发生着演替,终有一天会由稀疏的草原变为繁茂的森林……

    最初我发现的问题是“稀疏的草原变为繁茂的森林”,我觉得这句话特别别扭,于是开始了与一中生物张老师的辩论。

1)、从科学的角度,无论是生物学还是地理学,草都不会变为树,这个张老师也承认,但他说草原可以变成森林,还举例三八线上的森林被战火破坏退化为草原,经过60多年又恢复为森林。

    我认为原生草原不能变成森林,比如内蒙古的草原、欧洲西部的草原,三八线上的草原变成森林是因为原来就是森林环境,才可以恢复。

    是长草、还是长树是由其特定的生长环境决定的,内蒙古草原水分不够、欧洲西部热量不足,所以不能长树。想要满足这样的条件,那可能是全球生态的巨变或者灾难才可以使内蒙古和欧洲西部长树。我认为,其实无论是草原、还是森林的生长,只要拥有了适当的环境下,在现有的环境下就可以发展成为最完善的生态系统,所谓适者生存,最好的、最高级的不一定是最适合的。我们未来教育家的培养不就是这样嘛,因为有了格外的关照和营养,我们可以健康成长,形成最稳定、最复杂、最完备的知识结构和成长系统,就是最好的生长。

    2)、从人的生长过程看,无论是生理上还是思想上都是不断发展变化的过程,而不是彻底地被的替代。如果我们去了欧洲,长期(估计至少也得两代人)吃了面包、牛肉,如果水土服的话,我们的确可以长得更壮实高大,但绝对不会变成了蓝眼睛黄头发。我承认进化和演替可以进行,但那实在相当漫长,是用地质年代来衡量的,从动物界来看,世界上最早的高等灵长类化石发现于北非法尤姆地区,生活年代距今约3500万年,就是说从类人猿到人需要3500万年;植物界中演替可以起始于裸露的岩石表面,经过地衣苔藓草本植物等阶段而发展为木本植物群落,但是这个过程也要相当长久,也要以地质年代计算,并且这种演替会常常伴随着气候的历史变迁或地貌的大规模改造而发生,而且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位科学家能够完整地观察到演替的过程。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个人的思想形成是漫长的,但也不过100年,所以从时间尺度上看,个人的发展和生态演替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概念,不可同日而语。

同时,人的思想是不断成熟的过程,我们不能全盘否定、全面抛弃自我,而是扬弃,假如我们可以成为教育家,就完全变成了别人了吗?所谓教育家,也一定要有自己的成长的轨迹和痕迹,是在名师的基础上通过学习和反思,进一步发现自我、调整自我、完善自我的过程,而不是成为另外一个人。

3)、从哲学的角度看,自然界因其多样性、人因其个性而存在。不能说森林的作用就超过草原,如果地球上没有草原生态系统,甚至没有沙漠都是不可想象,它们一起构成了丰富多彩的自然环境,就像彩虹,我们不能说哪个颜色最漂亮,我们只能说它们是不可替代的,是缺一不可的。任何人的成长一定是立足人本的发展和变化,而不是扭曲式、颠覆式。

我们可以是大树,也可以是小草。

如果我是一颗小草,我不会渴望成为大树,因为小草有极强的生命力,总是以一种谦卑的姿态寻找着生存的方式,高山上、悬崖下、石缝中,只要有土地就有你执著又坚毅的存在,积聚着生命的力量,小草不屈于路人的践踏,不屈于强者的重压,不屈于烈日的灸烤,不屈于霜雪的袭击,根植着信念和理想,等待着绽开生命的花环。

如果我是大树,“我就是那木棉树,我有我的红硕的花朵,坚持在脚下的土地”。

不论我是草还是树,我都愿意跟我的伙伴一起享受自然,感恩大地,给春天一片昂然,给大地一片生机。

    4、【反思】:

以上辩论我们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最终并没有定论。但我们都尝试到了苏式问辩的魅力,发现了无知的自我,无情地剖析了自我,发现了必须要质疑才会进步,学问嘛就是学会提问,并对自己的教学进行了反思:过去的教学中我们是否一直以来把自己当成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权威和救世主,而没有用心思考学生的质疑甚至没给学生提问的机会,就把他们带到了预设的陷阱和泥潭之中,而抹杀了学生的创造力和批判性思维,使他们和自己成为井底之蛙。

其二在辩论的思考中,我们的确有了收获,似乎结果不重要了,但我一直对演替这个问题念念不忘,总是白天思晚上想,我其实真的想知道:“演替是否可以形容个人的思想成长?”如果生硬使用,就会犯了一个错误,就是以生僻、新颖的概念掩盖其背后的科学性和哲学性,是浮夸,其实这对个人的成长是不利。

同时我还想知道,自己是否过于斤斤计较,以自我为中心,过于追求完美,我知道认真过头其实就是较真,我有这个毛病。关于演替的问题有没有这个必要深究?不管怎样,我写下自己真实的想法,也许一时解决不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柳暗花明。

我其实真有一些迷茫。至于打扰了导师,给我指点。

不管怎样,这次辩论就激发了学习哲学的欲望和冲动,我马上买了以下几本书:《教育究竟是什么——100为思想家论教育》、《苏格拉底之死》(柏拉图)、《斐多》(杨绛译——那清新的文字太让人舒服了)、《理想国》(柏拉图)(是北大通识课的教材),看到这四本书,我突然十分震惊,一次北大的学习真的让我提升了,研究上了哲学,跟北大学子同步学习,陡然有一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感觉了!

学习、发现、改变,这是2014年最让人欣慰的开端!

    以上思辨的出发点都源于对真理求索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如果有不当之处,为自己认识之短见,敬请指出。不胜感激。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