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穿越地平线

郭迎霞

 
 
 

日志

 
 

梨一样的苹果——一曲教育的赞歌  

2012-04-09 14:40:59|  分类: “我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发现了这篇文章!让我一度激动不已、感慨万千的文章!

        这是参加市学科带头人考试的试题背景,可以说当时我是含泪读完,并写下:感谢命题者的良苦用心,让我们教师真正地感到自己身上厚重的责任,也让我们真正地体会到为什么教师是平凡的却又是伟大的,也让我们真切的反思,我们的在教学的点点滴滴中是否把学生的需要和发展放到了首位,是否真正尊重了学生,放飞了他们的理想,是否把自己一己之见强加给学生,从而使他们失去了非凡的想象力、创造力。看来这个文章,我为自己过去的一些言行感到汗颜,教学的目的是什么?不是让学生咀嚼无味的剩饭,而是帮他们掌握认识世界、创造幸福生活的本领,让他们长出理想的翅膀,自由翱翔,体会到生命的伟大、人生的意义、创造的幸福。但是我们目前在做什么呢?真的值得深刻反思、反省。

        这篇文章值得一读再读!
                                                              梨一样的苹果
米哈朵夫是一位出色的小学图画教师,能飞快地调出各种颜色,闪电似地画出各种线条。尽管他爱发脾气,但所有的孩子还是特别喜爱上他的图画课。他在苏联这个偏远的小城中教了一年又一年图画课,直到翘起的小胡子中出现了一根根令他叹息的白毛。
他一如既往地按照自己的范图评价学生的图画作业,从未出现过任何差错。
像以往一样,米哈朵夫翘着有些俏皮的小胡子走上讲台,教学生画苹果。他在黑板上飞快地画了大大小小十几种苹果,然后让孩子们每人选画一个自己喜欢的苹果。
米哈朵夫绕着教室看了一圈,小胡子快活地抖动着,他满意极了。孩子们画的苹果简直可以拿到莫斯科参加展览了。
他的目光落在墙角的课桌上。这是刚刚转到班里的尤里卡,他的父亲是西伯利亚的护林员,因病调到小城工作。似乎是故意捣蛋,尤里卡画的苹果又长又圆,蒂部尖尖的,并且涂满了梨黄色。可以说,他画的根本就不是苹果。米哈朵夫的眼睛眯缝起来,同学们都知道,这是他发作的前兆。
米哈朵夫没有发作:也许这个从西伯利亚来的孩子根本就没见过苹果。他压住火气问孩子:“你画的是苹果吗?”孩子回答:“是苹果。”“我看倒有些像梨。” “是的,老师,有些像梨的苹果。”米哈朵夫告诉那孩子,苹果是扁扁的,圆圆的,应该用浅黄,再加上一些鲜艳的红色。他的口气非常温和,他希望用老师惯用的 说理、感化方法,使尤里卡放弃这个像梨的苹果。但这个孩子压根就没在意他的温和,他告诉老师,在西伯利亚大森林里,一棵苹果树和一棵梨树各自被雷劈去了一半,两棵树紧紧靠在一起,长成了一棵树,上面结的就是这种像梨的苹果。并且,他还吃过这种苹果。他是世界上惟一吃过这种苹果的人,因为,这两棵树只结了一 个苹果,后来,两棵树慢慢烂掉,都死了。
专注倾听的米哈朵夫从故事的结尾上感到了嘲弄的味道,他终于忍不住咆哮了:“两棵树长成了一棵树,只结了一个果子,然后死掉——好吧,好吧,既然你的苹果死了,那么——”他嚓一下撕掉了那页像梨的苹果:“你就必须乖乖地画我的苹果。”
在全班哄堂大笑中,这个从西伯利亚来的土头土脑的小男孩可怜巴巴地缩在墙角,但他仍执拗地坚持:确实有这种苹果,我吃过这种苹果。
米哈朵夫使出老师们最后的也是最有效的一招,他把尤里卡赶出教室:要么你拿出你所说的那种苹果,要么,你就乖乖地画我的苹果,画出黑板上所有的苹果。否则,你就再不要进教室上课。
如他所料,第二天孩子拿着画满了苹果的作业乖乖地走到他面前。使米哈朵夫吃惊的是,这些苹果比所有学生的苹果都画得好,只是在每一个圆润鲜艳的苹果边都洒满了斑斑点点的泪渍。
如果尤里卡是一个爱说谎的孩子,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但无论米哈wzn159x朵夫怎样明查暗访,尤里卡从不说谎。米哈朵夫虽然一如既往地上他的图画课,但是那两撇可爱的小胡子似乎是患了感冒,再也不会欢快地抖动了。
爱发脾气的米哈朵夫好像是真的病了。他莫明其妙地自言自语,烦躁地跺脚挥手。可是,无论他的手挥得怎样有力,总也赶不走缠在脑袋中的像梨的苹果。无论他是多么不愿意,那些泪渍早已像一块块苦涩的盐斑深深印在他的心上了。
他知道,他必须弄清到底有没有像梨的苹果。他来到护林员家里,但这位昔日的护林员也只是听儿子说过在森林里吃过一个像梨的苹果。护林员没见过这个苹果。
迎着风雪,米哈朵夫一趟趟到邮电所去发信,到处询问有没有像梨的苹果。一封封信像雪花一样飘走了,一点回音也没有。
米哈朵夫的小胡子越来越白了。每一节图画课都是一次折磨:他不敢看缩在墙角的尤里卡,更害怕同学们对尤里卡的嘲笑,那些尖锐的笑声像锥子似的扎在心上,使他痛苦极了。终于有一天,米哈朵夫跳上了一辆破旧的汽车,风尘仆仆地赶到两千里外的莫斯科。在国家园林科研所里,他把尤里卡的画和这个梨苹果的故事一起交 给了米丘林。听完他的故事,这位伟大的园艺家突然疯子似地跳起来拿出了伏特加酒,为他的故事,为他身上两千里路的尘土,为他们的令人尊敬的痛苦一次次干杯,整整碰完了两瓶伏特加:“亲爱的米哈朵夫,我的确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这种苹果,但我必须感谢你的故事。回答这个问题至少需要三年,也许,三年之后的秋天我会送给你一个像梨的苹果。”
米哈朵夫回到了小学校,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三个秋天过去了,米丘林一点信息也没有。突然有一天,学校的大门被猛地撞开了,一个披着厚厚尘土的人匆匆闯了进来。这正是伟大的米丘林,他的手里握着两个神奇的梨苹果。
教室里静悄悄的,讲桌上放着那两个金黄金黄的梨苹果。庄严的米丘林走上讲台,向同学们讲述了他从米哈朵夫故事中得到的启示,采用嫁接术获得梨苹果的经过。“这是植物界的一场真正的革命,有了嫁接术,我们就有了成千上万种没有见过没有吃过的神奇水果。而开始这场伟大革命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图画老师米哈朵夫, 一个是12岁的学生尤里卡。”
像三年前一样,米哈朵夫神气地站在讲台上,一口气画了大大小小十几种苹果:“同学们,让我们再画一次苹果。我要说的是,请画出和我不一样的苹果。而尤里卡同学,请务必再画一幅梨苹果。”
尤里卡画好的梨苹果上,再一次洒满了泪渍。不过,那是米哈朵夫老师不小心弄上去的。“亲爱的同学们,你们说,尤里卡这幅梨苹果该得多少分?”
“满分!”
“不,不!”米哈朵夫的小胡子快活地抖动着,他拿起笔来,巧妙地把“1”画成了树,把“0”画成了梨苹果。他一口气在“树”上画了7个“梨苹果”。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